宁少斌/福从天降

至简文字2019-06-22 10:09:08



乱石沟的李来福老汉一辈子也没进过几回县城;一生更没娶过媳妇。

李来福其实才五十六岁,只不过他日子过的贫穷,生活水平极差,精神压力很大,他刚刚五十出头就满脸皱纹,满头白发,他脸色灰暗,没有一点光泽。他一年四季穿着一身又脏又破的黑衣裳,给人的印象好像六七十岁的感觉,十里八村的人都叫他李老汉。    

李来福出生在偏僻贫穷的乱石沟。乱石沟这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离县城足有一百五十多里,这个小山村要地没地,要树没树,是个兔子不拉屎的穷地方。乱石沟村平整肥沃些的田地没有一亩,几十亩土层瘠薄的山坡地,陡得连人也站不住。老实巴交的李来福生活在乱石沟这鬼地方,也没个女人愿意跟他,父母去世又早,几十年来他都是一双筷子一个碗,寡身一条过光景。十几年前,他也出去打过几回工,由于他长得老相,人又老实,总是被人欺负,一怒之下他又回到生他养他的乱石沟,再也不愿出门打工了。一年四季,他就守着一亩多薄田,全靠挖山药、卖蝎子过日月。李来福!李来福!活了大半辈子,他的好福气始终没盼来。

李来福觉着自己的日子过得寂寞无聊极了,就和村里的几个媳妇及老汉老太婆一起信起了基督教,每到礼拜天,他们这些信徒们就一块到十几里外的教堂去礼拜,几十个信徒一走进那间简陋的教堂,就闭上眼睛“主呀主呀”地唱起了耶稣歌。刚入基督教时,李来福一进教堂唱耶稣歌,他就感觉好像学生娃上音乐课似的,及新鲜又有趣,中午又可以吃一顿不掏钱饭,又有个组织依靠,李来福觉得很划算。

十几年来李来福就这样打发着光阴。

那是两年前的一天,村里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是村长带着一起来的,村长介绍说:这是县委宣传部的李副部长,是县里专门下派到他们乱石沟村搞“精准扶贫”的,我们就叫他李部长好了。我们乱石沟的三家贫困户以后就有李部长承包了,咱的好日子终于有盼头了。

李部长来到乱石沟后,就亲切的和村里的几家贫困户拉起了家常,问了这些贫困户许多情况。之后,李部长就一个人一声不响的在村子周围转来转去。乱石沟的人说,县里下派的这个大干部,究竟是来扶贫的,还是来游山玩水的?一个人在野地里胡转悠个啥?

李部长在村子附近从中午一直转悠到日头落山才回到村子里。晚上,他从背包里掏出一包方便面放在随身带来的一个大茶缸里,到李来福家借了一些开水泡开了面,就坐在李来福家的木凳上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完面,他就掏出笔和纸趴在李来福家的方桌上“唰唰唰”地写了起来,不知他在写些啥。一直到后半夜他才写完,然后就趴在方桌上睡着了。第二天天刚亮,李部长就动身回县城去了。

李部长走后,乱石沟的人说,这个李部长来扶贫,不过是来做做样子!恐怕啥事儿也办不成。他这一走呀一定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

谁曾想三天后,李部长又来到了乱石沟。这次来,李部长尽管显得异常疲惫却非常高兴。他喜滋滋地给村里人讲外面的大好形势,讲党的扶贫政策。李部长问三家贫困户,愿不愿意搬到城里去住。李来福笑了:您是县里的大干部,咋能随便开玩笑呢?我们几家穷的叮当响,哪有钱在城里买房子呀?别说这辈子不能,就是再过两辈子也不敢做这个好梦。

李部长笑着说:“如果党和政府不让你们掏一分钱,白白在城里给你们每家分一套房子呢?”

贫困户王长安赌气地说:如果党和政府不让我们掏一分钱,白白在城里给我们每家分一套房子,除非日头从西边出来。

李部长又笑了:那咱就走着瞧!

李部长说着就从提包里掏出一沓表册,在几家贫困户户主面前晃了晃:谁家愿意搬迁到城里去住的,赶快填表!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啦!

几家贫困户立即傻眼了。他们情绪激动地问:李部长?党和政府真的让我们搬到城里去住?真的白白给我们分房子?

李部长又笑了:我是县里下派的扶贫干部,哪敢随随便便开玩笑呢?这件事千真万确。你们几家贫困户按户口本上的人数每人可分到二十五平米的新楼房;不过一家只有一口人的,可以分到三十平米的楼房。你们搬到城里后,县里有关单位还负责给你们安排工作,让你们挣工资。以后你们的光景保准比住在这个小山村里强多了。不过,搬到城里后你们这里的房子、宅基地可都要交还给国家,国家将按每平方米二百二十元的标准补偿给你们,一个院落大概可以得到三至四万元的补偿。不知你们愿不愿意?

几家贫困户喜出望外:天上真会掉馅饼呀?!我们举双手一百个愿意。

李来福呀李来福,我们的好福气终于盼来了……

三个月后,乱石沟的几家贫困户就像做梦一样,真的就搬进了城里,住上了风格新颖、式样美观的新楼房,李来福在乱石沟的破旧房屋被政府拆了后,政府按标准补偿给他三万五千多元。李来福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他欣喜若狂地把这笔巨款存进了银行里。他们南山乡这次一同搬迁进城的贫困户共有二百三十多家,计九百多口人。乔迁新禧这天,李来福找到李部长,让他为自己写了一副对联。这幅对联是李来福绞尽脑汁思考了好几天才编出来的。上联是:天大地大不如党和政府的恩情大;下联为:千好万好不如新时代社会主义好。横批是:福泽万民。当乱石沟的几家贫困户来到李来福家新楼房的门口,一看到这副对联,就责怪李来福说:这些好事都是上帝赐福给我们的。因为我们信仰了耶稣,他老人家才把这样的好事降在我们头上。我们身为耶稣的孩子,你干嘛不贴颂扬‘主’的对联?

李来福理直气壮地说:糊涂!这新楼房是耶稣白白送给你的?我们南山乡那么多不信耶稣的贫困户,不是照样也在城里分到了新楼房?我看耶稣屁事不顶!我们在受苦受难的时候,耶稣不知道哪里去了;我们常常向他祷告,可我们在忍饥挨饿的时候,‘主’连一个烧饼也不能送给我们。我们这样信奉耶稣,简直是自欺欺人。看来,真正能给我们带来幸福生活的,不是上帝耶稣,而是党和政府。几个基督教信徒“哼”了一声,极不高兴地甩袖而去,边走边说:“人家给你吃了一颗糖,你就举手投降了?真是见利忘义的家伙!李来福大声回敬道:党和政府对我们恩重如山,你们却不知回报谢恩,反而错把耶稣当大恩人,你们这才愚蠢透顶呢!你们还算个人吗?几个基督教徒十分震惊,他们久久地站在楼道里,面面相觑。好大一会儿,几个信徒终于默默地点了点头。

只从搬进城里那窗明几净的新房后,李来福的心里非常高兴,逢人便夸党和政府有能耐,把多少个“山憨子”也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城里人。没过多少日子,政府果真给李来福等人安排好了工作。李来福被安排到县城东的工业集聚区的一家机械厂打扫卫生,月工资两千一百元。高兴的李来福拍着屁股叫好。每天早上七点,李来福他们就乘坐厂里的班车到十几里以外的机械厂上班;晚上八点半,他们又下班乘班车回到新家。中午,他们在厂里免费吃一顿午餐,中午的工作餐饭菜丰盛,十几样荤、素菜让你各类任选两样。从山里搬迁过来的贫穷村民享受着如此丰盛的饭菜,月月挣着这么多的工资,天天就像过年一样高兴。

李来福进机械厂打扫卫生,厂里给他划分了一片责任区,每天上下午各打扫一遍。每到星期日,还有一天歇班;和李来福挨着的卫生责任区是由一个女的负责打扫。这个女人五十岁上下,年轻时一定很漂亮,如今看上去依然风韵犹存。每天,当他们打扫卫生碰到一块儿时,就相对笑一下,算是相互打过招呼。

这年盛夏的一天下午,李来福打扫卫生又和那个女人碰到了一起,那个女人拿出一瓶矿泉水招呼李来福:“老哥?喝口水解解渴!”李来福慌忙说:“我不渴,你赶快喝吧!”那女人固执地说:“来吧!喝口水歇一会儿。”李来福不好意思再推辞,就走了过去,和那女人一起坐在了一个僻静的阴凉处。李来福推辞不过,就接过那女人递过来的矿泉水喝了起来。他们边喝边聊。在对方的寻问下,李来福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情况;李来福也问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也自我介绍了一番。这个女人叫周玉华,家住本县北岭乡,几年前她的男人患病去世,一双在外地工作的儿女也都成了家。她的儿女要接她到他们那里去住,周玉华就是不肯。她就一个人到县城租了一间房子,在这家机械厂上了班……

喝完水,李来福和那个女人就又各自打扫起了卫生,到了半后晌,李来福责任区的卫生就全部打扫完了,他毫不犹豫地来到周玉华的责任区,帮助周玉华打扫起了卫生,不上一个小时,李来福帮周玉华也打扫完了卫生。周玉华甜甜地看着李来福:“李大哥?你这人真好!”

从这天起,李来福就天天帮助周玉华打扫卫生,周玉华也天天拿来饮料、饼干之类的吃食让李来福吃,李来福也不客气,抓起来就吃喝。当然,李来福也总是在县城的超市里买来一些稀罕吃食,两个人不分你我,共同享用。这天在休息时,周玉华说老李哥,你咋不买一个手机呢?一百多块就能买一部,很便宜的。李来福说我寡身一条,又不和谁联系,买那没用。周玉华开导说,如今社会已经发展到了这样先进的新时代,我们也应该紧跟形势,要不就太落伍了。如今,下到几岁的孩子,上到八九十岁的老人,谁没一部手机?你连一部手机也没有咋行?别人找你咋和你联系?今晚下班,我骑电动车带你回去,到手机店给你选一部手机。你如果没钱,我先给你垫上。李来福慌忙说自己有钱,在新家里放着呢!

下班以后,周玉华就带着李来福回到了李来福的新家。李来福的新家空荡荡的,只有一张老木床,一个大木箱。厨房里只有一个锅台,一口锅,一块案板,一双筷子两个碗。周玉华来到李来福家里,就动手帮他收拾起来。不一会儿就把他家的案板锅台刷洗的干干净净,床铺叠的四四方方。李来福激动地说:家里有个女人真好!

周玉华把李来福带到一家手机店,帮他挑选了一部既时尚又便宜的手机。又帮他办了一张手机卡,下载了不少新老歌曲。李来福和周玉华互相存了号码。最后,周玉华帮李来福设置的手机铃声是歌曲《化蝶》。

从手机店出来,李来福执意要请周玉华到饭店吃饭,周玉华欢天喜地地答应了,他们二人就一起到“梁记刀削面”小饭店每人喝了一瓶汽水,吃了一碗刀削面。吃完饭,周玉华对李来福说:老李哥?你才五十多岁,能不能把你的满头白发染一下?焗一次油不过一二十块,而且效果很好,焗出的头发又黑又亮,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多了。李来福咬了咬牙:大妹子既然想让我焗油,我就时髦一回,今晚上我就去焗油。

从饭店出来,李来福就在周玉华的引导下来到一家中档理发店。四十分钟后,李来福的满头白发神奇般的变成了一头黑发,他新理的发型很好看,焗过油的头发又黑又亮。周玉华满心欢喜地看着李来福:李大哥?你一下年轻了十岁,看上去英俊多了。李来福在理发店的大镜子里照了照,也觉得自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临分别时,周玉华说:明天上班,你不要坐班车了,我骑电动车带你去!李来福难为情地说:这合适吗?就怕别人说闲话。周玉华说:在县城也没几个人认识咱,还以为咱是两口子呢?从未碰过女人的李来福,听了周玉华情深意浓的话,他的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儿……

从这天起,周玉华时不时就带着李来福去上班,两个人走在路上有说有笑的十分开心。

这天晚上下班回来,李来福正准备去做饭,他的手机唱了: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铃声优美动人,李来福慌忙接了电话,原来是周玉华打来的,她说自己出租屋的水龙头坏了,让李来福帮她修理一下,她一会儿骑车来接他。李来福顾不上做饭,慌忙到老乡家借了一把卡钳,一把虎头钳,就和周玉华一起去了。

果然,周玉华出租屋的水龙头一个劲漏水。李来福先用卡钳关了水管总闸,就打开了那个漏水的水龙头。原来水龙头的皮垫子破了,李来福急忙跑出去买了个新水龙头。水龙头刚安好,周玉华就喊李来福洗手吃饭。李来福说:帮这点小忙还要在你家吃饭呀?周玉华笑着说:我做的饭里没有毒药。客气啥?快坐下吃。晚饭是周玉华亲手包的大肉饺子,又放了香菜、葱花等调料,吃到嘴里香极了。李来福夸奖说:你做的饭真好吃!味道好极了!周玉华意味深长地说:那我就天天给你做。李来福情意绵绵地说:我李来福哪有这样的福气。周玉华深情地看着李来福:你想有就有。有生以来,没有一个女人对李来福表示过如此的温情和体贴。看着俊俏的周玉华,李来福热血沸腾,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然上前把周玉华紧紧地抱在怀里,不停地亲着她。周玉华也紧紧地搂着李来福,泪流满面地说:李大哥?咱俩一块过日子吧?李来福惊喜万分,他没想到周玉华早已对自己有了情义。李来福心里狂跳着,嘴里不停地说着:好!太好了!他把周玉华抱得更紧了……

不几天,李来福和周玉华要结婚的好消息就在安置区传得沸沸扬扬,县委宣传部的李副部长听说后,又几经周折,给李来福调整了一套五十平米的大房间。李来福激情满怀地对党和政府千恩万谢。

李来福简单地把新家装修了一下,开始张罗着购买一些结婚用品。他到商场先买回了一张“蓝梦”名牌的大席梦思床,又买了一台四十二英寸的液晶大彩电,一辆森地牌新电动车……

国庆节这天,李来福雇了几辆小轿车,吹吹打打地把周玉华热热闹闹地娶到了新家。男女双方的亲戚、朋友和老乡都来贺喜。李来福家平生第一次热闹了起来。

结婚以后,李来福穿着一新,生活也滋润起来,他一下变得红光满面。他总是欢天喜地地带着“新媳妇”一块上班,一块逛街。他的嘴里常常哼着自己改编的一首歌曲:

                政府是根常青藤

                村民都是藤上的瓜

                瓜儿连着藤

                藤儿牵着瓜

                藤儿越肥瓜越甜

                藤儿越壮瓜越大

李来福终于扬眉吐气起来。他的脸上总是荡漾着喜悦,显示着满足。说也奇怪,他面孔上那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再也看不到了……



 


作者

简介


宁少斌,男,1963年11月生于宜阳县上观乡。中国剧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洛阳市长篇小说学会会员,宜阳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新浪网签约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乡歌》(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中篇小说《花头巾》、《民间借贷》、《山魂》(2001年荣获第三届全国青年文学作品大奖赛优秀奖);短篇小说《石头告状》、《飘扬的红盖头》、《菊香》、《闹洞房》、《乡村书场》、《天上掉下宝马车》;电影剧本《转亲》;现代戏剧本《福满山村》等。



投稿邮箱

13598161757@

163.com





Copyright © 管道维修网@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