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讨论】北京“吹哨报到”破解城市治理顽症:民有所呼 我有所应!

山投金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19-04-10 07:26:42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北京“吹哨报到”:

民有所呼 我有所应

来源:央视网2018年12月9日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把基层党组织建设成为领导基层治理的坚强战斗堡垒。今年以来,北京市坚持党建引领,把“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列为全市“1号改革课题”,让最了解群众诉求的街乡基层一线,发出解决问题的集合令,各部门共同响应、服务群众。通过赋权、下沉、增效,推进基层治理体制机制创新,切实做到民有所呼、我有所应。

这两天,紧邻中南海的什刹海景区,全长6公里的滨水步道所有堵点全部打通,正式对市民开放。沿湖酒吧的违建露台被全部拆除,景区豁然开朗,不仅露出了老城民居的天际线,也再现了老北京银锭桥上看钟楼的盛景。

之所以能彻底整治,得益于北京市的基层治理新模式,也就是“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机制,只要发现问题,基层街道党工委一声哨响,工商、城管、食药监等部门的执法力量,就同时下沉到基层一线,明确责任,综合执法。

一声破解难题的“哨响”,让基层街道底气十足。今年,什刹海街道先后依法关停31处酒吧、拆除违建11000多平米,一批“老大难”问题被根治。

横向部门合力不足,纵向基层力量不强等,是北京市长期存在的基层治理问题;而处于一线的街道和乡镇,更是长期受制于条块分割、权责利不统一、面对问题有心无力。在今年8月的一次“街乡吹哨、部门报到”调度会上,一段暗访视频直指要害。

在这个新成立的东直门街道胡家园社区综合服务站,居民不仅能“一窗办理”社保、卫生计生等行政事务;水电修理、搬家保洁等日常物业琐事,也能上门服务。现场办不了的,24小时之内必须有回应;需多部门协调的,随时吹哨。

这种“化繁为简”的便民服务站是东城区街道管理体制改革的试验田。在推进“吹哨报到”工作中,北京市对街道管理体制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东直门街道把原来的29个部门机构精简成12个,使其职能更清晰地对应百姓需求。每个街区设立综合服务站,让百姓办事不用多头跑、到处找。合并精简出来的街道干部,全职担任社区专员,解决群众身边的烦心事、揪心事。原先东四街道的组织部长高洋,现在成了东四二条的社区专员,每天走街串巷,前两天刚为胡同里安装路灯吹了次哨。

新的管理体制,带来的是城市管理效能不断提高。东城区网格中心平台上,多年来积压的5273件无法回复、久拖不决的案件,目前除87件正在处理,其余都已得到解决。

在党建引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工作中,北京市把资金、资源向基层倾斜,290个街巷建立实体化综合执法中心,选派了14900多名街巷长,负责社区层面的治理和服务。得益于“吹哨报到”机制,今年1到7月,北京市16个区网格化城市管理平台共接报各类案件348.2万件,解决率达到93.83%,满意率达92.51%。

《焦点访谈》20181209

街乡“吹哨”以解民忧

来源:央视网2018年12月9日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街道办事处是地方政府的派出机关,也是离老百姓最近的、能够代表政府履行责任的机关。因为离老百姓最近,老百姓有什么诉求,常常找街道办帮助解决。可街道办事处处在城市管理的最末端,权力很小,很多老百姓的需求,街道办事处想办却办不了。怎么办?北京想出了好办法,那就是把党建与基层治理结合起来,通过党建引领,建立“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机制。这个机制怎么运作?能让街道办更好发挥作用吗?

孙建明住在北京市东城区东四街道,他家所在的社区是典型的老北京胡同,因为自来水管道和下水排水管道老化,年久失修,水的问题,曾经一直困扰着他们一家以及胡同里二十来户街坊邻居。

自来水发黄,下水管堵塞,一度成了这个胡同居民生活中的最大痛点。为此,他们多次找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寻求帮助。

对于居民反映的这些问题,相关部门也曾经派人来看过,也做过修修补补和管道疏通工作,但是如果要彻底解决问题,就需要供水、排水、房管等多个部门多管齐下。街道办没少在各部门间做沟通协调工作,可惜结果却是有心无力。

了解群众的诉求,但是解决起来有心无力,这是很多在街道工作的党员干部的共同感受。

吕三伏是北京市石景山区金顶街道办事处主任,办事处辖区有个模式口大街,是京西的一条千年古道,也叫驼铃古道,是老舍先生笔下祥子拉着骆驼进北京的地方,周围有不少国家级的文化保护单位,还有很多文化保护院落。但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这里私搭乱建、非法经营等现象非常猖獗,交通拥堵,环境脏乱差,群众意见很大。

对于模式口大街的乱象,金顶街道办事处在治理的时候就遇到了尴尬和困难。拿各种非法占道经营来说,街道的城管就拿他们毫无办法。

北京市石景山区金顶街道城管执法队队长漆瑜说:“比如说卖活鱼我们需要卫生许可部门的配合,要有非法行医的呢,需要卫计部门的配合,所以作为我们城管执法单一个部门来说,执法非常困难,如果按照无照经营进行查处的话,那么违法成本太低了,所以这是难以根治模式口村违法行为的一个根本点。”

虽然金顶街道办事处协调有关部门进行过多次联合整治,但是没过多久就死灰复燃了。

其实,东四街道和金顶街道工作中遇到的问题非常普遍,北京在城市治理特别是基层治理领域,长期存在横向部门合力不足,纵向基层力量薄弱,管理执法衔接不紧密等问题。

北京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革认为:“我们现在管理的体制,基本上还是按照条块来分割,条主要是专业化的管理,块主要是围绕着地域这样的管理,现在这两个管理的体系,应该说在对接上是有问题的,有些专业化的工作伸不到基层去,一些专业化的执法现在伸不到基层去。”

特别是作为政府派出机关的街道办事处,处于基层治理的第一线,但受制于条块分割,权责利不统一等问题,即便了解和听到群众的诉求,却往往无力解决。

那么如何破解这个弊端呢?从今年一月开始,北京市委抓住党组织领导基层社会治理这条主线,将党的组织体系与基层治理体系相结合,对基层治理体制机制进行了创新,建立了一套服务群众的响应机制,那就是党建引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具体做法就是给街道赋权,让资源下沉,做强做实基层,使其有权管事,有人干事,有钱做事,着力解决群众身边那些自己解决不了的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

北京市东城区委常委、组织部长王清旺表示:“给它权力目的是什么?就是让它最大限度为老百姓服务好,手段很多,能够调动各方面力量,然后解决老百姓的问题,这个调动力量过程中,该吹哨吹哨,各个部门都要闻风而动,闻哨声而动,一个目的就是解决老百姓的实际问题,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这种新的机制,为解决东四街道自来水和排水问题带来了转机。今年7月份,东四街道专门为他们启动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机制。

北京市东城区东四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张国忠说:“我们启动了吹哨机制之后,把这几个相关的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涉及到的部门全都集中起来了,一起讨论这个问题,各个部门都发表自己的意见,也申诉了自己单独解决这个事件存在的难度,最后决定由街道来兜底,但是相关部门必须得把自己负责的这个工作必须要把它解决好。”

为什么街道一吹哨,各部门就过来报到?在研究解决问题过程中,街道又为什么这么有底气呢?原来,在给街道赋权中,一个很重要的权力就是对部门的考核权,权重占到部门年终考核的30%。这次东四街道吹哨,东城区城市管理委员会就是报到的一个重要部门,听到召唤,他们马上赶了过来。

在东四街道的统筹协调下,各部门多次到老孙家所在的胡同实地考察,现场办公,最后确定了一个系统全面的整修方案,由社区负责把影响施工的违建拆除,自来水集团和市政集团分别对老旧的管道进行了更换,长年困扰居民的问题终于得到了彻底地解决。

老孙兴奋地带着记者去他家,看一看他家用的自来水:“这就是我用的水,这个水从换完管子到现在这个纱布,现在还挺白的,原来水质是三天纱布就是黄的,特别黄。一开始咱说实在的,没抱多大希望,他们都说有希望,这回咱就等着,我跟自来水公司也说了,我说你别忽悠我,没想到两件事一块儿解决了。”

说起这件事,老孙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他告诉记者,多亏街道办的干部们出面帮忙。他不停地感慨,现在的街道干部为居民排忧解难真的很给力。为此,他和街坊们还给街道办制作了一面锦旗,准备送过去。

街道有了吹哨的权力,更要有治理的能力。成立以街道和乡镇为核心的综合执法平台,就是做强街道的一个重要举措。平台的特色就是1+5+N,1就是城管,5是指公安、交通、工商、消防、食药,N是跟民生密切相关的房管、规划国土等专业部门。

北京市石景山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刘吉新介绍,所有的城管执法分队下沉给街道,同时一些主要涉及行政执法的部门,派驻人员常驻街道,一些部门作为挂牌单位,建立联络员制度,在涉及到重大综合性执法的时候,街道随时吹哨,联络员要有响应,部门要派出力量,参与到街道的工作之中,要让街道有力量。

北京目前成立了290个以街道乡镇为核心的综合执法平台,金顶街道综合执法中心就是其中之一。

北京市石景山区城管工委常务副书记高慧儒说:“街道层面成立了以街道综合执法指挥中心这个平台为基础的综合执法队伍,将城管执法队全面下沉到街道,人财事物全部由街道进行管理,另外公安、工商、消防等八个部门常驻在街道,街道有了第一支自己的执法力量。”

有了不走的综合执法队伍,街道治理模式口大街的乱象就有了章法。首先他们充分利用街道吹哨的权力,对模式口大街的整治进行吹哨,一下子就吹来了23个相关的职能部门。

就这样,经过44天的综合治理,这条被湮没在尘埃中的文化古街又重新焕发了光彩。以后,街道综合执法平台的一支执法小分队,会长期负责这条古街的综合执法,使街道维护古街风貌少了后顾之忧,这里的居民也多了份安心。

无论是东四街道吹哨解决居民水的问题,还是金顶街道吹哨解决模式口街的脏乱差,街乡吹哨,说到底,吹响的是群众的诉求,部门报到,说到底,就是政府向群众报到,这个机制的目的就是要让党员干部围着问题转、围着群众转,形成解决问题的合力。我们常说,群众有所呼,政府有所应,一切以人民为中心,这正是“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机制的意义所在。

北京破解城市治理顽症

5月24日上午,北京市西城区白纸坊街道启动对菜市口大街南侧18个开墙打洞和违法建设的治理,其中位于育新街67号楼北侧的违建将彻底拆除,未来将打造近千平米的口袋公园,藏在违建当中十余年的百年监狱老墙也将亮相。据街道相关负责人介绍,违建拆除之后,67号楼北侧可以腾出近千平米的空间,未来这里将打造成口袋公园,被荒废的门球场也可以整治之后继续利用。值得一提的是,育新街和清芷园小区曾是北京第一所新式监狱的所在地,现如今清芷园小区的东侧还保留着一堵老墙,距今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待口袋公园建好之后,市民也可以目睹这堵百年监狱老墙的风貌了。中新网记者金硕摄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北京破解城市治理顽症

一批私搭乱建、开墙打洞等百姓身边的烦心事得到解决,一批菜场超市、公园绿地等便民利民设施相继建成,居民家门口的生活环境得到改善。记者近日在走访中接触到的市民感慨:“现在时刻感受到基层党员干部就在我身边。”

北京市推进党建引领基层治理体制机制创新,将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探索出了一套服务民众的响应机制——“街乡吹哨,干部报到”机制。“吹哨”就是建立快速响应、有效解决民众诉求的机制,哨声就是民众的诉求;“报到”就是向基层报到、向一线报到、向民众报到,帮助民众解决身边的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

目前,“街乡吹哨,干部报到”机制已在全市169个街道乡镇进行试点,占北京街道乡镇总数的50.1%。

北京市东四地区属于老城区,小巷胡同多、平房院落多、老旧楼房多,居住环境脏乱污堵成为民众反映最强烈的问题。尤其是胡同垃圾成堆,楼道堆满杂物,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严重影响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和百姓的生活质量。

东四街道推动党员干部沉入一线,做到“民有所呼,我有所应”,从解决百姓身边的烦心事做起,从清理环境卫生入手,开展“周末卫生大扫除”活动。通过百余次的环境整治,煤棚杂物、废弃建材、废旧家具都被清走了,腾出的空间,做成花池、搭起花架、摆上花箱、种上花草,街道的环境面貌得到明显改善。

记者走进东四胡同,看到巷子里新搭几处木架子,架子上挂满了葫芦,煞是喜人。在藤蔓遮荫的胡同中漫步,感受到杂乱的胡同靓丽起来,市容环境焕然一新。

在东四六条42号大院里,抱着孩子正在藤萝架下晒太阳的王女士说,过去院内只有1米宽的通道,从院门口侧身才能走进家门。经过大扫除清理,现在院落中间的违法建筑拆除了,搭起了藤萝架,夏天遮阳乘凉,冬天享受阳光,四合院恢复原有的风貌。

东城区东四街道负责人高洋介绍说,经过上百次的大扫除,居民院内陈年垃圾被清走,腾出的空间建起了花友会创意空间,供花友和居民交流、学习。

近日,北京市朝阳城管三里屯执法队对同里地区42号楼进行了开墙打洞整治工作,本次行动共整治33家商户,拆除面积为1000平方米。这条街全长200多米,是连接太古里南区及北区的一条商业街,因为脏乱吵曾被称为“脏街”,周边部分居民和商户存在擅自改变住房结构、转租转借、私搭乱建“棚亭阁”、私自破墙开门、无照经营、违规设置广告牌等违法现象。中新网记者金硕摄

近日,北京市朝阳城管三里屯执法队对同里地区42号楼进行了开墙打洞整治工作,本次行动共整治33家商户,拆除面积为1000平方米。这条街全长200多米,是连接太古里南区及北区的一条商业街,因为脏乱吵曾被称为“脏街”,周边部分居民和商户存在擅自改变住房结构、转租转借、私搭乱建“棚亭阁”、私自破墙开门、无照经营、违规设置广告牌等违法现象。中新网记者金硕摄

初冬的北京寒意袭人,记者走进花友会创意空间却感到温暖如春,鲜花盛开。大扫除清理出来的明代城砖、手榴弹炮弹箱、六七十年代铁锹等遗迹成为布展的素材。院内摆设诸多的老物品,再现了老北京四合院里天棚、鱼缸、石榴树的闲适场景。

东四街道的整治现状是“街道吹哨、干部报到”的一个缩影。高洋称,力争做到“小事不出社区,问题就地解决”,让民众家门口的揪心事有人办、马上办、能办好。

群租房、违法建设、开墙打洞等一直是街巷治理的难点。朝阳区三里屯北三里南42号东侧的百米小巷曾经遍布酒吧、餐饮和夜店,环境脏乱差,晚间噪音扰民,被称为“脏街”。

三里屯街道党工委“吹哨”,会同有关部门,通过党委领导、政府主导、部门合力、齐抓共管,社会动员、居民自治等方式,先后治理开墙打洞35户,拆除违法建设800多平方米,绿化美化300平方米,曾经的“脏街”变为生机盎然的靓街。

北京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革介绍说,下一步,北京要全面梳理总结“街乡吹哨,干部报到”试点的做法、经验及问题,推动这项改革由“试点探索”向“全面推开”拓展,推动首都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记者于立霄,中国新闻网2018-12-09)


Copyright © 管道维修网@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