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住户家水管锈蚀渗水 报修竟遭“踢皮球”

浦江天平2019-05-12 09:37:21


核 心 提 示


上海的季节素来以春秋转瞬即逝,夏冬漫漫为著名。冬三九夏三伏等极端天气之下不少居民家中的水管不堪重负,发生水管爆裂,渗漏等情况。然而本市中心城区部分地区及郊区尚未按计划完成二次供水设施改造,水管的管养责任尚不明确,尤其遭遇寒潮、酷暑等极端天气情况,易发生水管破裂等情况,造成物业和供水公司互相推诿管养责任,给百姓生活带来影响。日前,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有关表前水管渗漏,水务公司与物业公司推诿责任的侵权纠纷案件。



网络配图


01

住户:水管渗水报修竟遭“踢皮球”


2015年3月12日,家住普陀区延长西路某弄的王阿姨家开始装修,该套房子里分别有5个产权人,即王阿姨夫妇和儿子一家三代同堂。原本满心欢喜期待房屋翻修,却在3月14日发现大楼总水管经过王阿姨家厨房位置的部分水管出现大量渗水。


于是王阿姨家只好停止装修并向上海城投水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水公司)进行报修,当天该公司派人上门查看后确认了渗水情况,但认为渗水部位属于表前,应由该小区的物业公司负责维修。嗣后,王阿姨又拨打了小区的金原物业公司客服,被告知该水管应由上水公司维修。两家公司虽均派人上门查看、确认了漏水情况,但均未进行实质性的维修。


4月3日,金原物业公司张贴停水通知,称上水公司会进行水管维修,但上水公司不仅无人前来维修,并电话答复不同意维修。鉴于之前多番奔走毫无效果,王阿姨只能在4月3日当天自己找人维修了水管,为此产生了维修水管和迟延装修的相应损失。


最终,王阿姨一家将上水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其赔偿水管维修费、延期租房费等财产损失共计1700元。经上水公司申请,法院追加金原物业公司为被告。


02

上水:多文件规定物业公司负责管养


上水公司称,进入该房屋所在楼房以内到水表以前的管道和水箱、水泵属于二次供水的范畴,二次供水设施是由开发商投资,房屋销售后属于使用该部分设施的全体业主共同共有。而该小区目前尚未完成二次供水设施的改造。相关法规对上海的二次供水设施的管理界限不明确。


该公司表示,依据本市发布《关于本市中心城区居民住宅二次供水设施改造和理顺相关管理体制的实施意见》、《关于进一步完善本市居民住宅二次供水设施管养机制的实施意见》、《上海市城乡建设和管理委员会、上海市水务局、上海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关于印发<关于进一步完善本市居民住宅二次供水设施管养机制的实施意见>的通知》等文件及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和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制定的《上海市物业服务合同规范文本》均明确规定,上述设施均由物业公司负责管养。


上水公司表示,供水企业实现管水到表,按照“改造一批、验收一批、接管一批”的原则,供水企业未接管的居民住宅二次供水设施,原管养责任不变,即仍应当由物业企业负责。所以,王阿姨家水管的管养维护应由金原物业公司负责。据此,上水公司同意承担王阿姨家的部分水管维修费,金额由法院酌定;不同意支付延迟装修的租房费。


03

物业:根据国家法规责任单位系上水公司


物业公司确认王阿姨家水管腐烂渗水的事实,但表示水管养护责任主体应是上水公司,地方政府出台的政策不能与国家法规相抵触。根据《物业管理条例》第五十二条规定,供气、供电、供水单位应当承担分户计量表和分户计量表前管线、设施设备的维修养护,这说明责任单位已经确定。物业公司只是负责管理,管理的收费标准是根据物业服务合同的约定,但没有对管线的约定。


物业公司还表示,《上海市住宅物业管理规定》第五十四条规定,水管应该由供水企业维修。事发后,物业公司也派人到现场查看,发现渗水的管道非常隐蔽。在原告家装修时撬开才发现锈迹斑斑,确有渗水现象。不过管道腐蚀的部分原因在于居民居住后装修时将管道包扎起来,虽然该种情形为普遍现象,但一旦包扎形成封闭空间,而且水泥有腐蚀性,客观上会加速腐蚀管道。


据此,金原物业公司也表示同意承担部分水管维修费,金额由法院酌定;但因原告装修时本身就需要在外租房居住,不同意支付延迟装修的房租费用。


04

法院:两公司各负主次赔偿责任


上海普陀法院认为,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他人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该案争议焦点主要是涉案水管部位管理者。


依据已经查明的事实和双方诉辩所称,法院可以确认涉案水管系分户计量表前的管线,即管中运送的自来水以表为界开始计收费用;涵盖于本市关于二次供水设施改造类政府规范性文件所列的“二次供水设施”范围,这些设施的最初建设者并非供水企业。


依据国务院颁布的《物业管理条例》第五十二条及本市人大颁布的《上海市住宅物业管理规定》第五十四条的规定,分户计量表前的管线及设施设备的维修养护责任应当由供水企业承担;同时,依据国务院《城市供水条例》第二十七、第二十八条及本市人大颁布的《上海市供水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公共供水企业无论是对其自行建设的供水设施、管网等,还是对用水单位自行建设供水进户计量水表以外的供水输配管道及其附属设施,都负有管理义务。可见,依据现行法律规定,均足以确定供水企业对涉案水管负有法律上的管理义务。本案中,被告上水公司虽辩称依据本市的69号文、53号文、81号文等文件规定,供水企业实现管水到表必须按照“改造一批、验收一批、接管一批”的原则,供水企业未接管的居民住宅二次供水设施,原管养责任不变即仍应当由物业企业负责。经审理普陀法院认为,上水公司所列举的诸多文件均不具有免除供水企业依据前述法律规定应承担涉案水管民事上管理义务的效力。


同时,对于被告金原物业公司而言,相关法规虽没有明确规定其对涉案水管具有管理义务,但就本市实际情况,其应当负有对涉案水管的管理义务。本市的上述文件规定,本市二次供水设施在供水企业验收、接管之前,由物业企业负责日常维修养护是一种客观存在,物业企业对二次供水设施的维修养护责任并不能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即刻、完全转移至供水企业,在二次供水设施移交之前,物业企业仍应做好该设施的运行养护。同时,就物业服务合同关系而言,该案水管属于该“物业共用设施设备”,其理应依据合同约定负责涉案水管的日常运行和维护。该案涉案水管因年数已长,腐烂渗水,两被告并无证据证明在事发前对涉案水管进行了定期检修及保养,两被告怠于履行相关管理义务导致相关水管腐蚀、渗水。


综上,考虑到现行法律规定及对供水设施运输管网所具有的专业能力及管理的便利条件,法院酌定两被告分别对原告方的损失承担主要、次要赔偿责任,比例为70%、30%,且互负连带责任。日前,普陀法院判决上水公司赔偿王阿姨一家水管维修费、租房费共计1200元中的70%,计840元;判决金原物业公司赔偿王阿姨一家水管维修费、租房费共计1200元中的30%,计360元;上水公司及金原物业互负连带责任。


来源|上海普陀法院 施迪

声明|转载请注明来自“浦江天平”公众号

Copyright © 管道维修网@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