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进单身女客户家里修水管,却没忍住对她强行做了那种事...

怪咖君2019-04-12 15:52:17

 我所在的城市,心理咨询所不少,可是所有招聘都需要工作经验。

 

  呵呵,任何一个地方都不给机会,我怎么可能会有工作经验?

 

  还说自己是心理医生?明明自己的心理也有病!

 

  最终,在心灰意冷之下,我进入了一家家政公司,成了一名修理工,专修空调,冰箱电视,热水器等家用电器。经过了半个月的培训,我就正式上岗了。

 

  虽然是叫公司,可实际却只是一间小小的营业点,管事的就老板娘一个,为人苛刻。她每天想的不是提高业绩,而是变着花样的扣我们这些工作人员的钱。

 

  “刘远,你又在偷懒?是不是又想要扣工资?”我最害怕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连忙转过身去,站得笔直,“不是,老板娘,我这没接单呢!”

 

  “哼!”老板娘的年纪还不到四十,说实在的保养的很好,人也漂亮,有一双修长的美腿,胸前那一对更是有36D,极品少妇。

 

  可也不知道是中年丧偶,还是因为更年期来的缘故,脾气又大又怪,动不动就发脾气。这不现在,她双手抱胸,正阴阳怪气地看着,“没单没单,天天坐在这里,你哪里会有单上门,出去跑啊,出去拉单子不会吗?”

 

  我的心里憋着一股火,可却不敢说话。这年头找工作实在是太难了。看我低头,老板娘又冷哼了一声,“还大学生呢,屁用也没有。老娘养个小白脸还能爽一下呢,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一分钱也赚不到。读个大学真是读到屎坑里去了!”

 

  在她的骂声中,店里的座机响了。她瞪了我一眼,转身去接电话。

 

  “喂!”拿起话筒,声音甜腻得像是电视里的狐狸精,别提有多么献媚了。

 

  很快,老板娘就放下了电话,写了一个地址扔给了我,“要修一台热水器,别给我弄砸了!老娘躺着都能接到单子,你看看你!没脑子的东西!”

 

  好不容易逮到了可以离开这里的机会,我哪里会犹豫,看也没有看那上面的地址,立马整理一下工具箱,就跑了出来。

 

  一口气跑出去一百多米,我才停了下来。打开老板娘写给我的地址一看。‘金碧年华小区十栋101室’,那可是这城里有名的小区,住在那里的算不上大富大贵,但绝对都是有钱的主。

 

  坐公交车坐了个把小时,我才到达了小区。向保安说明了来意,拿出工作证之后,这才进去了。

 

  来到地点,按下门铃

 

  开门的,是一个大美女。

 

  不,是一个性感大美女。

 

  高挑的个子,竟然比我只矮了少许,要知道我可是一米八的个子。脸蛋长得比电视上的明星还要漂亮。

 

  更重要的是,现在她身上裹着的是一件浴袍,还是短的那种。胸口有一大片露了出来,下面也只到了大腿根子处。

 

  皮肤十分百嫩,身材更是十分有料,胸前那一对巨物,都快要裹不住了。

 

  我咽了口唾沫,我没有钱但也不是什么吊丝,虽然很惊讶于眼前所看到的,但不会去想到某些动作大片上的情节。

 

  这女人的家里,装修十分豪华,地上还有一层我根本就不知道材质,也看不出有多贵的地毯。这样的女人,我要是敢碰一下,估计连命都没了。

 

  而她,瞎了眼也绝对不会跟我这种人发生点什么。

 

  她正打着电话,所以我没有敢说话,拿出了工作证给她看了一眼。

 

  她点了点头,指了一个方向。而后扔给了我一双一次性拖鞋,就是酒店的那种,就不再理我。

 

  “狗东西,敢甩我。我明天就把你放在这里的东西全都给烧了。跟老娘摆谱,信不信有一天老娘找人弄死你这个王八蛋!真以为老娘会生气?老娘就当这些年养了一条狗!”

 

  我走进了房子里面,听到客厅之中传出了一声声大骂。

 

  我摇了摇头,心里苦笑,这样的女人都有人甩?真不知道甩人的那家伙是个什么德性。

 

  听到哗啦啦的水声,我走进了浴室。

 

  好家伙,一个浴到都要比我租的房子大。那个浴盆起码有两米多长,一米多宽,普通人在里面游个泳都够了。

 

  此时,浴盆上头的莲蓬头正在不停的往下渗水。我看了一眼,只是小意思而已。

 

  找到总开关关了水,连同出水管跟莲蓬头都换了,轻松搞定。

 

  走到客厅,那女人突然发狂似的大叫了一声,拿起手里的电话,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一声脆响,手机被摔了个四分五裂。“操他妈的,老娘明天就找人弄死你!”

 

  她大骂了一声,突然坐到了沙发上,捧着头,啜泣了起来。

 

  我站在一旁,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一想,要是我回去的晚了,这次出单肯定又得白做。得罪了她,肯定要比得罪老板娘好一些。

 

  可惜,人生就是这么无常,老天爷就是这么爱开玩笑。后来我才知道,得罪一万个老板娘那样的女人,也千万别得罪这个女人。

 

  我轻轻地咳了一声,小声地说到,“小姐,你的热水器已经修好,你给我结个账吧!”

 

  “小姐?”那女人猛地抬起头灰,她的双眼通红,但是眼里却有一股狠色。这神眼,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家里养的那条土狗,一次家里闹小偷,它也是这样的眼神,结果那小偷的手差点被它咬断

 

  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那女人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你叫谁小姐?东西修好的了不起啊?钱钱钱,你们男人除了钱,还会想什么?钱是吧?老娘有的是!不过老娘倒要看看你修得怎么样?修得不好,别说是想要在老娘这要钱,老娘要赔死你个臭打工的!”

 

  这女人,明显是因为刚刚吵架气疯了。

 

  不过我也不在意,我已经完成了我的工作,她肯定找不到借口的。

 

  可是,我还是小瞧了女人发起疯来会有多么的不讲道理。

 

  那女人以极快的速度走到了浴室,我也跟了上去,如果她真有哪里不满意的,我也好马上给她改一下。

 

  哪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故意要为难我。

 

  一到浴室,她就骂了一声,转过身来看着我,手却指向了我换下的那个莲蓬头。这个动作,差一点让她身上的浴袍滑掉,我的眼也一下子直了。

 

  “这就是你给我修的?你看看你修成了什么样子?”

 

  我眉头轻轻地皱了皱,越过他,打开淋浴的开关,水顺畅的流了出来,不大也不小,“这不是刚刚好吗?”

 

  “刚刚好你妹,你自己看看,我原先的是什么样子,你给我换的是什么样子?”

 

  我愣住了,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时,她拿起我换掉的莲蓬头,“知道我的这种有多好吗?两百块钱一米的水管,五百一个的莲蓬头,你给我换的是什么?换了一个垃圾还想要我给你钱?”

 

  我乐了,两百块钱一米的水管那又怎么样?还不是坏了?我给他换的这根水管,至少可以保证用两年。而像这种东西,两年就该换了,要不然流出来的水也不干净。

 

  我本不以为意,还想跟他解释,可是这时,她却突然跑开。回来的时候,她的手里又拿了一台手机,并且已经拨通了。

 

  “喂!”她瞪了我一眼,冷笑了一声,“是顺心家政公司吗?你们派过来的什么工作人员?整个就是一脑残,这次服务我十分不满意。这样的脑残,你们留着干什么,开了他!”

 

  那一刻,仿佛一阵晴天霹雳,狠狠地击中了我。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疯到这种地步。

 

  我急了,赶紧向她开口,“小姐,我真的修好。你要真的不满意,我再给你换一个就是了。我这里还有很多!”

 

  “换你妈!”那女人朝着我大骂了一声,“老娘今天心情不好,这就是你顶撞我的下场。老娘失恋了,你也别想好过。”

 

  我愣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看着她挂断电话,露出的狰狞笑容,更加发懵。

 

  我的工作,算是被这个疯女人给整没了。

 

  曾经的抱负在一昔之间化为灰烬,如今连能够让我苟且生活下去的工作也没有了。我现在银行卡里,甚至已经只剩下了两百块。这点钱就算是回老家的路费都买不起!

 

  “操!”毕业以来所有的怨恨,在人生最灰暗的时刻,我彻底的爆发了。

 

  我哪里管眼前这个人是个漂亮的女人,我反正已经活不下去了,索性谁惹我,我就痛痛快快的报复谁。先是这个疯女人,再是那个贱人老板娘。弄死了他们,大不了我就自杀。

 

  我完全失去了智理,大吼了一声,猛地伸手,一手掐着她的脖子,一手顶着她的肚子,用力的推着她。

 

  “你特么的失恋的关我什么事?你心情不好就要全天下的人给你陪葬?你发疯是吧,老子就陪你疯一次!”经过这一段时间做修理工的工作,我的力气比以前还要大。那女人也肯定没有想到我会突然暴走。

 

  我推着她,就像是推一张纸一样,轻轻松松。

 

  最后,我一把把她推到了浴缸里。虽然这浴缸是瓷的,但里面铺了一层皮毛,是那种专门的套在浴缸上的,十分柔软,所以我跟她一起摔进去的时候,并没有多疼。

 

  当然,仅有的疼也被我忽略了。我自然也不会去想这个女人疼不疼了。

 

  “放开我,放开我,你想干嘛?你是不是想死!”那疯女人到这个时候还在大骂,“马上放开我,要不然我马上弄死你!”

 

  “弄死我,我先把你弄死!”我红了双眼,她越说,我越想把她给弄死。

 

  她剧烈反抗着,双手乱捶,双脚乱蹬。这女人是真的狠,她故意朝着我的裆下踢来。我虽然故意躲着,可是还是被踢了一下,疼得我直哆嗦。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她身上的浴袍已经全都滑落,一片美好春光泄露在我的眼前。

 

  我稍愣了一下,心中又冒起了一股邪火。反正已经不想活了,弄不死这个女人,也绝对不能让她好受。

 

  我在学堂上曾经学过,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犯罪与犯错,都来自于冲动。

 

  我以前不理解,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人一旦冲动起来,根本就不可能控制得了自己。我的脑子虽然告诉我自己不能这么做,可是我的手,还是不听使唤的脱下了我的裤子。

 

  “你住手,你给我住手!”那个女人也终于被吓到了,大声咆哮着。

 

  可是她叫得越大声,我的动作却越是剧烈。她只是个女人而已,怎么可能挡得住我。

 

  当我回过神来之时,我已经从她的体内出来了。由于一边要控制这个女人,一边还要上下运动,我清醒的那一刻,差一点软倒下去,浑身无力。

 

  而那女人,则趁着这个缝隙,快速的裹好浴袍,逃出浴缸,拿起我换下的那个莲蓬头,朝着我的头砸了下来,“敢这么对我,我杀了你!”

 

  我连忙举起手,挡了下来。可是却感觉到手好像是要被她给砸断了。这女人,现在是真想杀了我了。如果不是我挡得及时,脑袋就开花了。

 

  我因为疲惫,反而是没有了之前的疯狂,那种赴死之意悄然消退。

 

  但是这女人,比刚才更加的疯了。被欺凌之后,这女人没有我想像之中那种弱女子的形象,反而突然暴走,看着更像是一个变态。

 

  砸了我一下,她又举起来砸第二下,这一下砸下来,我再用手挡,手肯定要被她敲断。这时,我竟然有些害怕了。

 

  所幸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我跟这个女人,两人都像是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气氛十分安静,我甚至能听到墙壁后面的水管中,水来回流动的声音。

 

  门铃声再一次传了出来,同时从门外也传出来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小美,你在家吗?你电话打不通,你在家的话给我开下门!”

 

  是个老妇人的声音。

 

  我看到这声音传出来的时候,那女人脸上疯狂的表情快速消散,绷得笔直的身子也软了下来。我知道得救了,门外面的那个人,肯定是这个女人的软肋。

 

  “穿好你的衣服!”她把手中的莲蓬头放在了一边,瞪了我一眼,快速的跑回房间里面。

 

  当我走出浴室的时候,她正好出来了,身上已经穿上了一件丝质睡袍。虽然把全身都裹住了,但是却若隐若现。这样子,竟然比她之前穿着浴袍之时还要性感几分。

 

  她的手里也拿了几张红色的毛爷爷,狠厉地瞪着我,“今天的,最好是别让第三个人知道,要不然我有的是手段对付你!”

 

  说完,她已经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了。

 

  一个差不多五十多岁的妇人走了进来,很快就注意到了我。

 

  那女人朝着那妇人笑了笑,“我热水器坏了,他是修理工。妈,你怎么来了?”

 

  我不敢看那女人,也不敢看那个老妇人,作贼心虚一样的朝着他们躬了躬身,攥着手里的三百块钱,连忙跑了出去。

 

  “我听说你跟那个混蛋分手了?那小子怎么能这么混帐,你辛苦工作供他读研读博,他怎么能这么对你?”走到门口,我听到那老妇人又愤又哀地说到。

 

  而我也听得一愣,没想到那个疯女人,也是一个可怜的人。

 

  出了小区,走上人来人往的街上。我已经冷静了下来,与那女人的邂逅,没有半分留恋,有的只有无尽的后悔。

 

  不管是对她,还是对我自己。

 

  她是个可怜人,我也是个可怜人。本就无依无靠,如今又犯下了这样的大错。难道我的一生,真的就这样完了吗?

 

  人生百年,我连一半都没有走过。我的人生,真的就要止步于此了吗。

 

  蝼蚁尚且苟且偷生,我暗骂自己怎么能做出那样混蛋的事情?只要那女人报了警,我就彻底毁了。连带着我,我的家里人也要毁掉。

 

  我的家是个乡下小地方,什么消息都传得飞快。我的事情要是传了出去,我的父母,怎么还有脸做人?

 

  我没有再敢回到公司,我知道那个女人的一个电话,老板娘会有什么反应。工作没了就算了,钱肯定也被扣光。

 

  如今我的手里还握着几百块钱,至少比什么都没了的强。而这,也是我的劳动应得的。

 

  我买了一份凉面和一瓶矿泉水,回到了出租房里面。看着只有四面墙壁与一张床的房间,我一口也吃不下。我觉得,我除了还有睡的地方之外,跟乞丐还有什么差别?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或直接在对话框里发送“监狱”

↓ ↓ ↓ ↓

 

 


Copyright © 管道维修网@2017